2

四大家族Q2业绩下滑达55%!机器人市场是有多难了?

从收入规模来看,四大家族的体量一直处于领先地位,其营收也间接说明了工业机器人市场情况。2018被誉为机器人的寒冬之年。有人寄托于5G、物联网等技术拉动市场发展,然而从四大家族最新财报看,仍无回暖之势。


库卡二季度营业收入8亿欧元,同比下降6%;息税前利润(EBIT)为2370万欧元,同比下滑55%。在中国区,库卡二季度的销售收入为1.3亿欧元,同比增长1.9%;订单量1.39亿欧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50%;


发那科2019Q2收入1346亿日元/营业利润286亿日元,分别同比下滑26.37%/47.50%;


ABB 2019Q2营收71.71亿美元,同比增长1%;营业利润仅为1.23亿美元,同比下滑83%;Q2机器人及离散自动化收入8.45亿美元,同比下滑3%,营业利润0.76亿美元,同比下滑36%,新接订单8.83亿美元,同比下滑9%;


安川电机2019Q2营收1074亿日元,同比下滑16.2%,营业利润72亿日元,同比下滑58.2%。其中运控及机器人收入分别下滑-22.5%、-10.9%,中国地区收入继续下滑29.9%。


业绩下滑之势难回转 原因何在


全球大环境下行


根据财新统计,亚洲多国制造业PMI跌穿50荣枯线,2018年12月中国制造业PMI降至49.4,为2017年5月以来首次跌破荣枯线。7月PMI值为49.7,是自今年3月以来的首次增长,但依然未突破荣枯线。



中国下游应用市场持续低迷


德国汽车工业联合会(VDA:VerbandDer Automobilindustrie)的数据显示,2019年1-6月,全球主要汽车市场从整体销量来看,处于较平稳的水准。下滑超过两位数的市场均在亚洲,印度较同期下滑10.3%;中国同比销量下滑达到了14%。 


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工业企业财务数据显示,在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,15个行业减少,其中汽车制造业下降24.9%。


受劳动力成本上升、贸易战等因素影响,日本电产、松下(Panasonic)、尼康等部分外资企业撤离中国。有消息传言,三星也将关闭其在惠州的工厂。这些企业的离开也给机器人企业带来了负面影响。


低利润 难生存


据《财富》杂志发布的2019年世界500强榜单,中国企业占129家,史上首超美国(121家),但从利润来看差距依然巨大。中美除去银行利润,美国平均利润52.8亿美元,是中国19.2亿美元的近3倍。



冬日阳光 国产机器人突围之路


尽管行业“遇冷”,但上半年,还是有诸多机器人推出新品,尤其是在协作机器人领域和SCARA机器人领域。


1月22日,天太机器人推出15000元的SCARA新品;

3月28日,配天机器人在SIMM深圳机械展上推出了AIR6ARC弧焊机器人和ACR5MoKi协作机器人;

5月22-24 日,华数机器人推出HSR-Co602A协作机器人新品;

6月13日,勃肯特正式发布了真正的高速高稳定性,低功耗,免维护的并联机器人Phantom-1200和二轴新作TF-800/1200;

6月29日,李群自动化推出了倒装式SCARA机器人PG6。


坐以待毙显然不能解决问题,如何在困境中前行成为2019机器人企业的生存问题!


研发不是口号


尽管存在诸多负面因素,但国产机器人的发展也有曙光。


埃斯顿2019年一季度营收3.21亿元,净利润0.19亿元,分别同增6.21%,4.78%;


伯朗特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称实现营收2.39亿元,同比增长29.01%,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652.10万元,同比增长29.54%。


埃斯顿的逆势增长离不开长期的研发投入,2018年埃斯顿研发投入加大至1.68亿元,占总收入比重提升至11.5%,在几乎完全自主化核心零部件的基础上,埃斯顿已经拥有全系列工业机器人。


研发并不是关键零部件突破了就能拯救整个国产机器人市场,业内人士指出,需要从基础前沿技术、共性关键技术、核心部件、核心软件、核心器件、应用工艺及系统解决方案等多个方面全面突破,而且需要多个方面协同发展才能突破壁垒。


开拓新的应用行业


根据IFR最新统计显示2018年除去汽车,电子,零部件等热门制造业以外的其他类型制造业都出现了两位数的增长,包括食品和饮料,制药,塑料和金属行业。



国外的几大工业机器人企业本身具有先发优势,而国内的企业们在供应链层面并不讨好,因此更需要避开巨头,找准自己的增量市场,那么新型应用的开发势必会成为国产机器人企业生存路径之一。